疯狂的苹果期货:懂期货的不懂苹果 懂苹果的不懂期货

分析师: 集金小编 2018-05-17 11:10:08 阅读数:3194
评论 0

一家期货私募基金负责人介绍,甚至个别民间期货投资者在苹果产地做了摄影,四处拍摄大量早期开花果树被冻坏的景象(通常开花越早的果树结出的苹果越大,符合期货交易所可交割苹果的要求)。然后把它包装成“几十年一遇的自然灾害”,到当地做募资路演,迅速募集3亿-4亿元资金,直接跑到期货公司开户下单买涨苹果期货。

timg.jpg

事实上,一来苹果可替代性很强,消费者觉得苹果价格贵,可以转而购买香蕉等其他水果替代,导致高价现货苹果无人接盘;二来苹果放久了会烂,几乎没有人会将苹果存储到8-9月份用于交割,所以“锁仓”行为基本徒劳无功。

“一个期货品种单日成交量竟然超过沪深两市股票各自成交量,我做了十多年期货投资,还是第一回见到。”一位期货投资者王平(化名)感慨说。

5月15日,苹果1810期货的成交额高达2528亿元,瞬间秒杀当天沪深两市各自成交额1629.9亿和2151.2亿元。

苹果期货成交量如此“疯狂”背后,是过去一个月这个新生的期货品种正上演着轰轰烈烈的逼空式上涨行情。4月初以来,苹果主力合约1810期货价格从6500元/吨一路上涨至最高9235元/吨,短短一个半月期间,累计涨幅高达38.75%。

王平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如果自己能将多头头寸持有至今,按照5倍杠杆计算,过去一个月的实际投资回报高达190%。

“但我在4月中旬就退出了,因为我觉得这更像是资本的博傻。”他坦言。过去一个多月的苹果期货投资经历,让他发现一个有趣现象:懂期货的不懂苹果,懂苹果的不懂期货。于是苹果期货成为游资之间实现财富转移的博弈工具。

随着苹果期货炒作浪潮迭起,监管部门也开始采取措施。

5月11日,郑州商品交易所发布通知,自2018年5月16日结算时起,将苹果期货1807合约交易保证金标准上调至10%。

但是,这没能阻止苹果期货价格不断刷出新高。然而,到了5月16日当天午后,随着一股神秘资本的突然砸盘,原先处于涨停板的苹果期货主力合约1810价格突然大跌逾8%,随之而来的单日成交量再度刷新历史新高,达到401万手。

“姑且不论苹果期货未来还有多大涨幅,但就16日当天跌幅而言,一批追涨的韭菜注定被割了。”王卫直言。

减产下的投机炒作潮

王卫首次接触苹果期货,是今年4月初。当时期货圈不少朋友推荐他抄底苹果期货,原因是当时苹果期货一度跌至5800元/吨,相当于约3元人民币一斤,低于现货价格。

“当时自己也觉得其他期货投资品种缺乏稳健投资收益,就买了30万苹果期货多头头寸。”他回忆说。4月初的苹果期货,依然是风平浪静——单日成交量不到20万手,持仓量也不足3万手。

令他没想到的是,一周内苹果期货单日成交量与持仓量与日俱增,且每天增幅都在15%以上。

“听说一批福建江浙游资入场买涨苹果期货,有些民间期货大佬出手阔绰,一口气就买入2000万-3000万元的苹果期货多头头寸。”王卫告诉记者。后来他得知,在4月初一股寒流袭击华北地区后,这些游资专门前往苹果产地实地调研,确认山西、陕西、甘肃、河南、河北等地苹果均出现减产逾50%迹象后,迅速杀入苹果期货市场买涨获利。

中国果品流通协会数据显示,在苹果主产区,山东和辽宁受冻害影响较轻,甘肃、陕西、山西受灾严重,尤其是甘肃平陵静宁和庆阳宁县,两个地区的花全部受损。陕西北部洛川全县富士平均中心花受冻率95%,边花受冻率65%,咸阳市旬邑县产区苹果花受冻害达七八成。

一家期货私募基金负责人介绍,甚至个别民间期货投资者在苹果产地做了摄影,四处拍摄大量早期开花果树被冻坏的景象(通常开花越早的果树结出的苹果越大,符合期货交易所可交割苹果的要求)。然后把它包装成“几十年一遇的自然灾害”,到当地做募资路演,迅速募集3亿-4亿元资金,直接跑到期货公司开户下单买涨苹果期货。

在他看来,这些游资的炒作方式,与此前炒作买涨大蒜与中药“如出一辙”。一面在山东、山西、甘肃等地区采购大量苹果现货“锁仓”,一面在期货市场大举买涨苹果期货,根本不给空头以反攻的机会。于是,在过去26个交易日里,苹果期货价格仅有5个交易日收盘下跌,且收盘下跌的主要原因竟然是投资炒作机构“不停轮换”。

据他所知,4月下旬一批江浙民间资本在7800-8000元/吨区间获利退出,没想到福建陕西等地民间资本迅速接盘,直接将苹果期货主力合约报价一举推上9000元整数关口。

一位参与过苹果期货买涨投资的江浙私募基金期货交易员透露,自己之所以选择4月中旬获利退出,是因为他发现这个市场呈现“懂期货的不懂苹果,懂苹果的不懂期货”的奇特现象。首先,不少游资以为控制了部分苹果现货产量,就能借助天灾减产机会炒作买涨苹果获利。事实上,一来苹果可替代性很强,消费者觉得苹果价格贵,可以转而购买香蕉等其他水果替代,导致高价现货苹果无人接盘;二来苹果放久了会烂,几乎没有人会将苹果存储到8-9月份用于交割,所以“锁仓”行为基本徒劳无功。

然而,他颇感意外的是,这反而激发更多游资参与买涨苹果期货,原因是他们认为,既然当前市面流通的苹果难以等到8-9月份用于交割,只要苹果减产风波导致9月期货合约到期时,空头拿不出足够苹果现货交割,他们完全可以通过逼空策略获得高额回报。

“这也是苹果期货市场多头不断轮换,价格不断被抬高的原因之一。”前面这位江浙私募基金期货交易员直言,至今自己还不断被同行“调侃”心太软,若始终持有多头头寸,投资回报还能增加40个百分点。

多空“博傻”

与苹果期货价格一路飙涨如影随形的,是单日成交量与持仓量出现近10倍的增长。

过去一个半月,苹果期货单日成交量从4月初的20万手,一路飞涨至5月的287.5万手;持仓量也从4月初的3万余手,蹿升至30万手。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资本不相信苹果期货价格能持续上涨,开始入场与多头游资玩起对手盘。”一家期货公司人士直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6日收盘时,徽商期货、永安期货与中信期货分别以10925手、10458手、10199手净卖单量位列苹果期货空头机构的前三位。其中,在5月16日午后苹果期货价格从涨停板大幅下滑8%期间,中信期货与长江期货的净卖单量分别骤增1113手与1166手。

在这位期货公司人士看来,空头的“反扑”,一方面是近日郑州期货交易所连续调高交易保证金与手续费,以及发布风险提示函遏制苹果期货投机买涨浪潮涌,让空头感到狙击多头机会来临,另一方面当前苹果现货价格远低于期货价格,也让他们认为现货价格不支持期货价格持续上涨,是逢高沽空苹果期货的好时机。

“事实上,在空头阵营里,也存在懂期货的不懂苹果,懂苹果的不懂期货等奇特现象。”这位期货公司人士直言。比如苹果期货主力1810合约交割月份为今年10月,对应的交割品主要是秋天上市的新苹果,当前这些苹果远未成熟,因此不能用当前市场苹果价格作为期货价格是否被高估的评估标准。

“以往,每年苹果期货交割品级对应的价格基本在3.6-3.7元/斤,折算成期货交割价格约在8000元/吨左右,但考虑到今年多地出现减产,不排除苹果期货交割价格到时会出现约1000元的涨幅。”他进一步分析说,若如此,当前苹果期货主力合约9000元定价就存在一定合理性,空头贸然按照期货投资思维,借政策风向贸然沽空苹果期货所面临的风险,绝不低于逼空者。

“此前苹果期货市场空头已经吃过不熟悉交割规则的亏,不少投资者对苹果期货交割标准理解有偏差,以为价格相对较低的山西纸加膜苹果也可用于交割,于是大量沽空苹果期货套利,导致盘面价格一度跌至5800元。这才吸引大量游资借助寒流天灾与苹果减产大举买涨苹果期货,割这些空头的韭菜。”上述期货私募基金负责人认为。没想到一个半月后,历史又再度悄然重演。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买卖依据!据此交易,风险自担!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以上建议仅供参考,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金投网产品服务中心

  • 理财产品信托、私募、资管、有限合伙等产品的搜索、查找、对比、咨询、预约、购买